2019-08-26 10:31:43
> 正文

孫德民:文藝創作的根就是為人民抒寫

2019年08月26日 10:31:43來源: 河北日報

  文藝創作的根就是為人民抒寫——對話著名劇作家孫德民

  為創作河北梆子《李保國》,孫德民(前)帶隊深入李保國教授生前工作過的鄉村實地采訪。(資料片) 相春霞供圖

  8月,話劇《塞罕長歌》獲得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。這是繼今年6月河北梆子《李保國》獲得我國舞臺藝術領域的政府最高獎“文華大獎”之后,我省著名劇作家孫德民又一部現實題材力作斬獲殊榮。

  8月5日,石家莊槐中路一個綠樹成蔭的院內,一間簡易的辦公室,年逾七旬的孫德民又一次鋪開方格稿紙,著手修改新劇本。每天下午3時搞創作,是他已堅持多年的習慣。汗滴稿紙,墨色暈開,幻化為舞臺上的一群人——那是在他筆下誕生的評劇藝術奠基者成兆才、帶領村民致富的村干部張春山、塞罕壩務林人佟保中……

  在57年的創作生涯中,孫德民不忘初心,先后創作50多部精品力作。其中,10部作品入選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”獎,7部作品獲“文華獎”,3部作品獲“曹禺戲劇文學獎”……

  “無論何時文藝創作都要把根留住,這個根就是為人民抒寫”

  記者:《塞罕長歌》《李保國》《百合嶺》《霧蒙山》……這些年,您的筆復活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人物,創作出一臺又一臺叫響全國的精品劇目。這些來源于生活、抒寫人民、謳歌時代的藝術,為何歷久彌新、魅力長存,對此,您怎么理解?

  孫德民:一個劇作家選擇什么樣的題材,反映著他的文化心態和價值取舍。我從小喜歡戲劇,舞臺上的悲歡離合和樸素價值觀,一直深深扎根于我的心中。選擇戲劇創作這條路之后,我本能地愿意用戲劇去弘揚人間大愛和擔當精神等美好的事物。我覺得,這是一個劇作家對戲劇、對大地的質樸感情。

  “精神的守望者”是劇作家的“天性”,戲劇生命的一個重要特征是與民眾呼吸與共。這些年來,不管戲劇理念如何變化,有些“規則”我一直恪守著,我認為,無論何時文藝創作都要把根留住,這個根就是為人民抒寫。比如《百合嶺》倡導生態環保理念,《霧蒙山》反映農村改革艱難歷程,《李保國》歌頌扎根太行山的時代楷模,《塞罕長歌》展現塞罕壩生態建設故事……每一部作品,都在謳歌著時代和生活,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。

  作為劇作家,社會百態都應該去寫,但即便面對那些悲劇題材時,我也總愿意從一個陽光的視野去給予引導。正是在這個意義上,我有時候愿意停一停,向來路回望審視,對一些老題材進行新的發掘,展示其新的時代精神,真正傳達出時代脈動、社會需求和人民心聲,給予振奮人心、催人奮進的力量。這大概就是一個劇作家的赤子之心和現實情懷。

  “劇作家必須像農民種地一樣,向生活深深地彎下腰去”

  記者:為了寫話劇《塞罕長歌》,您深入塞罕壩林場近10次,差不多走遍所有分場、望海樓,和四五十位務林人吃住在一起。你創作每部作品,都必須要堅持深入一線嗎?

  孫德民:“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、一千條,但最根本、最關鍵、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。”總書記這番話,是金玉良言。我覺得,一個劇作家,只有把根深深地扎在大地上,才能獲取源源不斷的營養,也才能為人民抒寫。劇作家必須像農民種地一樣,向生活深深地彎下腰去,才能深刻認知生活,找到戲劇種子,創作出那個“唯一”。《塞罕長歌》如此,其他劇目也如此。

  比如,上世紀七十年代,我去燕山深處的青龍沙河村深入生活,結識了許多農民和村干部。當時一位村支部書記,一門心思帶領全大隊修壩造田開荒種地,想脫貧致富,但是受到村民們的質疑和不理解……三十多年后,我又來到沙河村,驚訝地發現村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我很奇怪,怎會有這么大的變化?后來我挨家挨戶進行采訪,才知道老支書的兒子當上了村黨支部書記,這位年輕人懂得擔當,不斷從群眾工作中自省思考,能夠從群眾的角度看問題、解決問題,建立了和諧的干群關系……最終,得到村民的理解和擁護,實現了祖祖輩輩立志要實現的愿望——讓沙河村富起來!我把這樣一個故事搬上舞臺,創作了話劇《霧蒙山》。

  走不到群眾生活深處去,就觸摸不到時代脈動,也抓不住現實問題的關鍵,創作出來的東西就不鮮活、不真實。我的劇作《蒼生》《野百合》《晚雪》《日頭日頭照著我》……都是從基層一線走訪中獲取的“戲劇果實”。為了創作《李保國》,我和創作團隊幾乎走遍了李保國工作和生活的所有地方,就是為了尋找其精神高地和價值坐標。因為,唯有扎根人民,走進生活,才能藝術再現真實。

  “要堅守初心,甘于清貧,甘于寂寞”

  記者:老驥伏櫪壯心不已。近幾年,您的作品數量之多、質量之高,呈現井噴。據說,您正打算創作《甜水灣》《荷花淀》等反映時代脈動的新劇目,能保持如此旺盛的創作態勢,您的秘訣是什么?

  孫德民:我1960年入黨,迄今59年了,而我從事戲劇創作是從1962年開始。這些年來,黨員這個身份,敦促我自覺地堅持主旋律創作。

  一個藝術家的責任,是要提升人們的精神和靈魂,這應該成為主動和自覺的藝術追求。我的劇作大都是“帶有強烈悲劇色彩的正劇”,表現出深沉、內斂的審美品格。我所青睞和謳歌的主人公,也都是有責任、有擔當的,像張春山、李保國、佟保中……他們也深深地影響著我。

  劇作家要堅守初心,甘于清貧,甘于寂寞。我搞了一輩子戲劇,很多人覺得我有創作天賦,但我覺得更多的是勤能補拙,我幾乎從沒休過節假日,沒陪老伴兒和孩子逛過街,大部分作品都是節假日完成的。今年4月,老伴兒病了,我正好修改《李保國》劇本到了緊要關頭,4月7號下午3時,我還在繼續改劇本時,老伴竟然撒手人寰……

  這輩子選擇了寫劇本,就打算不停息地寫下去。你談到的《甜水灣》《荷花淀》等新戲,有的已開始籌備,有的還未正式著手。我曾在劇本中寫過一句話:“當我們背起責任的行囊,即使里面裝的不是財富,而是沉甸甸的石頭,只要值得,就該勇敢地將它放在肩上。”一個對黨對人民有責任的劇作家,一個立志“培根鑄魂”的劇作家,不管前面有多少艱難險阻,都要勇敢前行。這就是擔當!(記者 龔正龍)

+1
[作者: 龔正龍  責任編輯: 袁麗娜 ]
相關新聞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3271124911138
      舍伍德的罗宾走势图
      陕西快乐10分网址 二人对战麻将(单机版)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山西11选5前三基本走势 八闽福建麻将经典版下载 bet九州平台入口 开心农场之口袋农庄 北京麻将馆flash下载 云南11选5手机走势图 乐乐麻将下载 辽宁35选7好运开奖公告 雷速体育会员号 贵州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捕鱼王游戏在线玩 澳门赌骰子有没有规律